软银收购T-mobile受阻 孙正义或改打“价格战”

8年前

“我们始终坚信,合并有利于竞争,也有利于消费者。”软银创始人、CEO孙正义最近几个月一直在不同场合为其收购T-mobile的交易游说。但种种迹象显示,美国电信监管当局,还无意改变目前4家全国性移动运营商的格局。

  北京时间8月7日,日本软银集团控股的美国第三大运营商Sprint股价暴跌19%。

  “我们始终坚信,合并有利于竞争,也有利于消费者。”软银创始人、CEO孙正义最近几个月一直在不同场合为其收购T-mobile的交易游说。但种种迹象显示,美国电信监管当局,还无意改变目前4家全国性移动运营商的格局。

  孙正义希望让Sprint收购美国第四大运营商T-mobile,从而在与Verizon、AT&T的竞争中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。考虑到无法获得监管层的批准,Sprint对外释放了暂时放弃该收购交易的消息。

  Sprint将于8月11日上任的新CEO马塞洛·克劳雷(Marcelo Claure)则对外放话,下一步将采取激进策略开展竞争,可能降价促销。

  价格战是软银早前在日本移动通信市场站稳脚跟的利器,但投资者担忧,目前本已财务状况不佳的Sprint,发起价格战,将对其业绩带来冲击。

  合并计划放行无望

  美国现有四家全国性移动运营商,按规模排名依次为Verizon无线、AT&T、Sprint和T-mobile。由于美国电信市场有着极高的渗透率,新增用户已经微乎其微,运营商的竞争主要体现在存量市场争夺,并购于是成为一种可以想见的竞争方式。

  其中, T-mobile作为第四大运营商的体量和战略价值,成为并购战中的重要目标。

  早在2011年3月,AT&T就宣布斥资390亿美元收购T-Mobile,希望以此超越Verizon无线,问鼎行业头牌。

  不过,9个月以后,AT&T不得不为这项交易划上终止符,原因在于受到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和美国司法部的阻挠。为此,AT&T还向T-mobile的母公司—德国电信支付了税前40亿美元的高额“分手费”。

  Sprint其实并没有从法律意义上提起对T-mobile的并购,但双方的合并交易传闻已经在坊间不胫而走。此前有消息称,孙正义是Sprint收购T-Mobile交易的推动者,并传闻双方已经敲定了价值300多亿美元的合并协议。也有传闻该交易案的价值是200多亿美元,主要取决于Sprint将在其中占有多少股份。

  尽管软银方面在过去几个月不断游说,但美国电信监管当局并没有放行的意思。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曾在一份简报中指出,该委员会主席Tom Wheeler对两家公司的合并表示质疑,担心全国性运营商数量从四家减少为三家,可能会妨碍市场竞争。

  合并交易无法成行的消息曝光的当天,Sprint股价下滑了19%,至5.90美元;T-mobile的股价下滑了10%,至30.38美元。

  对于Sprint来说,在无法通过合并交易来与Verizon无线、AT&T在规模上进行竞争的背景下,价格战等激进竞争策略被放上台面。

  为更好执行价格战,Sprint还宣布公司管理层更替,由软银背景的Claure接替此前已担任7年CEO职位的丹·海斯(Dan Hesse)。

  现年43岁的Claure,显然比年届60的Hesse年富力强,更重要的是其更能代表软银意志。Claure在25岁时创办了Brightstar,这个迈阿密的小小电信分销商,如今已经成长为一个年毛收入达105亿美元的大生意人。软银后来购买了Brightstar的绝大多数股权,并在今年1月任命Claure为Sprint的董事会成员。

  价格战苗头

  即将于8月11日正式上任的Claure对外表示,尽管从长期来看,合并T-mobile的大门并未完全关上,但从短期来看,Sprint将聚焦于增长和对自身的重新定位,包括降低成本,以及发起更具进攻性的竞争。

  很显然,这会让外界联想到软银在日本移动通信市场的价格战攻势。

  在日本电信运营业,孙正义从无到有,通过收购成就了一个排名第三的电信帝国,亦堪称传奇。2006年,孙正义斥资200亿美元收购沃达丰日本的业务,此后其一直推行行之有效的营销计划及低价策略,与强劲的竞争对手NTT DoCoMo和KDDI争夺用户,扭转此前沃达丰时代处处落后的局面。

  尤其是与苹果iPhone手机合作,让软银踏准了全球移动互联网大潮节拍,从而让自己与两大竞争对手之间的差距得以大幅缩减。

  同样是通过收购切入,收购对象同样是市场上的第三大运营商,孙正义在美国通信市场的价格战能否如法炮制?

  事实上,美国是全球电信市场利润最丰厚的板块,Verizon无线、AT&T等运营商的营收、利润等财务指标相当稳健。

  “美国运营商的ARPU值非常高。”华为终端营销副总裁邵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华为一款定价299美元的智能手机,通过在美国亚马逊以及自身电商网站销售,成绩非常好,“当地运营商的套餐定得很高,导致消费者对裸机的需求在上升”。

  为了在激烈竞争的市场环境下抢夺市场份额,T-mobile最早在价格上做文章。去年3月,T-mobile不再坚守用户两年合约计划的模式,从而在一直步履艰难的背景下首次获得了用户数的增长。此后,AT&T和Verizon无线也纷纷推出无合约计划来应对。

  其中,AT&T在去年7月推出Next计划,12月开始向next用户提供更低的月费套餐。去年四季度,Next用户在其总用户中的占比是15%,今年一季度已经增长到40%。该公司一季度在美国销售了290万台根据next计划的智能手机。

  类似价格竞争手段的结果是增量难增收。以AT&T不久前发布的2014年二季度财报显示,期内其营收为326亿美元,同比增长1.6%;净利润为35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的38.2亿美元下滑7%。

  对于Sprint来说,要作出发起新一轮价格战的决定并不容易。这家公司为了获得市场排名第三的规模,过去几年来不断展开并购,导致财务状况尴尬,连续多个季度亏损,直到今年二季度才由于成本缩减的因素,盈利2300万美元(去年同期亏损16亿美元)。

  Sprint财报显示,截至2013年底,其用户数为3084万,去年同期则为3188万,同比减少了104万户。

软银 孙正义
0

推荐阅读

电脑版

Copyright © 2014 kejixu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ICP备10023114号-1